pc蛋蛋基本走势图|pc蛋蛋基本走势图

>>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走進湘晉 > 典型案例

乘客干擾司機正常駕駛的行為可能涉嫌何種犯罪?丨追蹤重慶公交墜江事件

發布者:webadmin     作者:    來源:法信   發布時間:2018-11-06 11:55:54
 

今日,重慶萬州公交車墜江原因公布

乘客劉某和駕駛員冉某之間的互毆行為

造成車輛失控,致使車輛與對向

正常行駛的小轎車撞擊后墜江,造成重大人員傷亡


1. 因與公交車司機發生口角之爭,要求停車無果后,強行拔拽車鑰匙導致車輛偏離路線發生剮蹭損傷,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劉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

案例要旨:行為人為發泄心中不滿,要求公交車司機提前停車被拒后,強行拔拽車鑰匙,導致車輛偏離路線發生剮蹭損傷,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審理法院: 天津市和平區人民法院

案例來源:天津法院網 2017-12-29

 

2.拽拉正在行駛的公交車駕駛員及方向盤,足以致車輛發生失控危險的,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劉成洋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

案例要旨:行為人酒后乘坐公交車時,因車票找零問題與駕駛員發生口角。后在公交車行駛途中,被告人不顧他人勸阻,上前拽拉駕駛員及方向盤,足以致車輛失控的危險,其行為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審理法院: 江蘇省宿遷市中級人民法院

案例來源:中國法院網  2015-09-21

 

3.搶奪公交車司機手中的方向盤并試圖制造車毀人亡極端事件的行為,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周江波故意殺人、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

案例要旨:行為人搶奪公交車司機手中的方向盤,試圖讓公交車與他車相撞以制造車毀人亡的極端事件,其行為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審理法院:最高人民法院

案例來源:人民法院報 2014年3月27日(第3版)

 

4.無理糾纏并毆打正在駕駛公交車的司機,并與司機爭奪公交車的變速桿,足以危及不特定多數人的生命健康及其他重大財產的公共安全,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祝久平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

案例要旨:行為人無理糾纏并毆打正在駕駛公交車的司機,并與司機爭奪公交車的變速桿,導致行駛中的公交車失控,雖然只發生撞斷路邊通訊電線桿、公交車受損、部分乘客受傷、全部直接經濟損失近萬元的后果,但已足以危及不特定多數人的生命健康及其他重大財產的公共安全,其行為符合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構成要件。

 

審理法院:江蘇省揚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案例來源:《刑事審判參考》2004年第5輯(總第40輯)



 

一、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中“其他危險方法”的限定

筆者認為,有必要從性質與程度兩個角度來對“其他危險方法”進行限定。

首先,從性質上來說,成立“其他危險方法”的行為,必須在客觀上具有導致多數人重傷或者死亡的可能性。這樣的限定既是立足于本罪的法定刑得出的判斷,也是考慮國民一般觀念的結果。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具體危險犯,其法定刑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而故意傷害致人重傷作為侵害犯,其法定刑也不過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考慮到本罪(編者注:本罪指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以下簡稱“本罪”)危險犯的成立只需具備相應的具體危險即可,兩相對照,便可斷定本罪中的“其他危險方法”,在性質上至少應具有導致他人重傷的可能性。從刑法相關條文(如第十七條第二款)的表述中也可發現,立法者往往將放火、爆炸與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致人重傷或死亡相提并論。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既然與放火罪、爆炸罪規定在同一法條,且適用相同的法定刑,則從邏輯上可以推斷,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應當與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致人重傷或死亡位列同一等級,屬于刑法中性質最為嚴重的犯罪類型。基于此,在認定“其他危險方法”時,理應以故意殺人與故意傷害致人重傷或死亡作為參考的標尺,從行為是否具有廣泛的殺傷性的角度進行判斷。這樣的界定也符合國民的一般觀念。放火罪、爆炸罪均作為引發國民重大恐慌與不安的犯罪而存在,作為與之處于同一等級的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其所謂的“其他危險方法”,自然也必須具有引發國民的重大恐慌與不安的性質才行。而除非行為本身具有在客觀上導致多數人死亡或重傷的現實可能性,否則,無論如何難以認為行為具有與放火罪、爆炸罪等犯罪相同的驚恐性。

其次,從程度上而言,成立“其他危險方法”的行為,必須同時具備導致多數人重傷或者死亡結果的直接性、迅速蔓延性與高度蓋然性。這是與放火、決水、爆炸、投放危險物質行為進行同類解釋所得出的結論。所謂的直接性,是指危害結果乃是由相關行為所直接導致,而不是介入其他因素的結果。所謂的迅速蔓延性,是指危險現實化的進程非常短暫與迅捷,行為所蘊含的危險一旦現實化便會迅速蔓延和不可控制,致使局面變得難以收拾。所謂的高度蓋然性,是指行為所蘊含的內在危險在一般情況下會合乎規律地導致危害結果的發生。也即,此類行為不僅在客觀上危及多數人的生命或重大健康,而且從一般生活經驗的角度來看,相關危險的現實化不是小概率事件,而是具有高度蓋然的現實可能。

從性質與程度兩個角度對“其他危險方法”進行界定,有助于嚴格限定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成立范圍。需要注意的是,對“其他危險方法”的把握,務必要注意其與放火等罪的實行行為的同質性與等價性。一般說來,在有多數人出入的場所私拉電網,在高速公路上逆向高速行駛,或者駕駛人員與人打鬧而任機動車處于失控狀態等行為,均屬于與放火、爆炸等相當的危險方法。

(摘自《刑法各論精釋(下)》,陳興良主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5年出版,第658-659頁)

 

二、“其他危險方法”是指與放火、決水、爆炸、投放危險物質相當并足以危害公共安全的方法

“其他危險方法”,是刑法對放火、決水、爆炸、投放危險物質以外的危險方法的概括性規定,是指那些與放火、決水、爆炸、投放危險物質相當并足以危害公共安全的方法。例如,針對公眾私設電網,駕駛機動車高速撞向人群,在繁忙的交通道路上超速飆車,駕車高速沖撞其他機動車輛,在地鐵車站將眾多的人猛地推下站臺,突然拉扯、毆打行駛過程中的公交汽車駕駛員、拆卸街道上窨井的井蓋,破壞礦井通風設備,向密集聚會的人群開槍掃射或者以其他方法引起人群混亂并造成踩踏等。

上述危險方法必須具有與放火、決水、爆炸、投放危險物質犯罪行為方式相同的實際存在的具體危險,方能以本罪(編者注:本罪系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以下簡稱本罪)論處。如果客觀上是否具有危害公共安全的實際危險,既無法經驗判斷,也沒有辦法科學驗證,不能以本罪論處。例如,在繁忙的城市交通道路上超速飆車,《刑法修正案(八)》之前有“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刑的案例,但是依據《刑法》第133條之一的規定,應當以危險駕駛罪論處,不能按照本罪追究刑事責任。

同樣的道理,駕車高速沖撞其他機動車輛、突然拉扯、毆打行駛過程中的公交汽車駕駛員等危險行為,也是如此。對于這些行為來說,一般要求實際上造成公眾生命、健康、財產的重大損失,方能夠以“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論處。也就是說,“其他危險方法”必須具體地解釋,“危險”是客觀上實實在在地存在于具體案件之中,而不能脫離具體案件進行抽象地解釋,否則,屬于錯誤地擴張其適用范圍。此外,以客觀上具有具體危險的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甚至于實際上造成公眾生命、健康、財產重大損失的,如果符合其他具體的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構成要件,不能以本罪論處,應當以其他相應的危害公共安全罪罪名定罪。例如,故意往高速路上撒鐵釘、灑柴油、機油的行為,應當以破壞交通設施罪論處,實務中不少的判決以本罪定罪,就是不妥當的。再如,實務中有判決將割斷自家廚房燃氣管道的行為,以本罪論處,也是不妥當的。這種行為符合破壞易燃易爆設備罪的構成要件,應當以破壞易燃易爆設備罪論處。

(摘自《刑法學(第三版)》,曲新久著,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12年出版,第280-281頁)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1997修訂)

第一百一十四條  放火、決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傳染病病原體等物質或者以其他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嚴重后果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本條經《刑法修正案(三)》修改,原條文為:“放火、決水、爆炸、投毒或者以其他危險方法破壞工廠、礦場、油田、港口、河流、水源、倉庫、住宅、森林、農場、谷場、牧場、重要管道、公共建筑物或者其他公私財產,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嚴重后果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一百一十五條  放火、決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傳染病病原體等物質或者以其他危險方法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本條經《刑法修正案(三)》修改,原條文為:“放火、決水、爆炸、投毒或者以其他危險方法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過失犯前款罪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pc蛋蛋基本走势图 快乐8计划 业务跑滴滴赚钱吗 双人斗地主二人斗地主玩法 6合6码是什么数字 奔驰宝马手机娱乐网站 qq三国2016副职赚钱 网赌龙虎刷反水怎么做 优彩网平台怎么样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大小 快乐10分技巧